设为首页网站地图收藏本站

历史与现实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历史与现实网 门户 查看主题

乾隆的发妻孝贤皇后为何华年早逝?原因是:心太累,内伤太重

发布者: cwxcwx | 发布时间: 2018-5-23 21:53| 查看数: 386| 评论数: 1|帖子模式

乾隆十三年(1748年)三月,当乾隆一行人东巡泰山之际,随行的孝贤皇后在济南突然发病。

为此,乾隆急令北返,但一行人刚走到德州,孝贤皇后即告去世。

据记载,孝贤皇后临死前,皇太后钮祜禄氏亲自来其船上看视,“悲恸良久”。然事已如此,悲亦无用,孝贤皇后最终弃屣仙逝。

事后,乾隆命庄亲王允禄、和亲王弘昼奉皇太后御舟缓程回京,自己则留在德州料理皇后的丧事。


次日,乾隆将皇后去世之事布告天下,其中称:

“大行皇后乃皇考恩命作配朕躬,二十二年以来诚敬皇考,孝奉圣母,事朕尽礼,待下极仁,此亦宫中府中所尽知者。今在舟行,值此事故,永失内佐,痛何忍言!

昔古帝王尚有因巡方而殂落在外者,况皇后随朕事圣母膝下,仙逝于此,亦所愉快。一应典礼,至京举行。布告天下,咸使闻知。”

当晚,乾隆又做挽诗:

“恩情廿二载,内治十三年。忽作春风梦,偏于旅岸边。

圣慈深忆孝,宫尽钦贤。忍诵关雎什,朱琴已断弦。

夏日冬之夜,归于纵有期。半生成永诀,一见定何时。

服惊空设,兰帷此尚垂。回思相对坐,忍泪惜娇儿。

愁喜惟予共,寒暄无刻忘。绝伦轶巾帼,遗泽感嫔嫱。

一女悲何恃,双男痛早亡。不堪重忆旧,掷笔黯神伤。”


三月十四日,乾隆护送孝贤皇后的梓宫到天津,皇长子永璜率众官员在此迎驾。

三月十六日中午,孝贤皇后梓宫运至通州后暂安在芦殿内,在京亲王以下、三品以上官员与诸皇子在梓宫前祭酒,举哀行礼。

当晚薄暮时分,孝贤皇后梓宫抵京,京中文武官员及公主王妃以下、大臣官员命妇、内务府佐领、内管领下妇女分班齐集,缟服跪迎。

之后,皇后灵柩由东华门入苍震门,最后奉安于其生前居住的长春宫。事毕,当日先行返宫的乾隆亲自主持哀礼,由皇子祭酒,王以下文武官员俱齐集行礼。

悲痛之余,乾隆命履亲王允、和亲王弘昼、户部尚书傅恒、工部尚书哈达哈、户部右侍郎舒赫德、工部右侍郎三和等总理丧仪。

乾隆还并特别指示,丧事要大办,典礼要最隆重。

之后,按总理丧仪王大臣等人的奏请,皇帝持服用素绸,九日辍朝;

妃殡以下,皇子、皇子福晋咸服白布,截发辫,剪发;

王以下文武官员,公主福晋、公侯伯男、皇后姻戚等等,俱成服,齐集举哀;

外藩额驸、王公、台吉、公主、福晋、郡主及朝鲜等国使臣于服内来京者,亦成服,每日三次奠献;

另外,诸王以下文武官员俱斋宿二十七日。在此期间,民间禁音乐婚娶,违者重罚。


三月二十二日,乾隆下谕赐谥大行皇后为“孝贤皇后”,其中称:

“从来知臣者莫如君,知子者莫如父,则知妻者莫如夫。

朕昨赋皇后挽诗,有‘圣慈深忆孝,宫尽称贤’之句。思惟‘孝贤’二字之嘉名,实该皇后一生之淑德。应谥为‘孝贤皇后’。”

通常来说,皇后谥号应由礼部大臣初拟,再由皇帝挑选钦定。但这一次,乾隆直接赐谥,一方面是乾隆对孝贤皇后的深情厚意,另一方面也是其中有一则小故事。


原来,早在三年前皇贵妃高氏薨逝时,乾隆为其选定谥号“慧贤”,孝贤得知后流泪请求说:

“我朝后谥上一字皆用‘孝’字,倘许他日谥为‘贤’,敬当终身自励,以副此二字。”

刑部尚书汪由敦写祭文时,乾隆还特别指示将这段往事写入,以偿皇后生前之夙愿。

其实,从求谥号的轶闻可知,孝贤皇后生前活得累,累在心。她太重视名誉和责任,一生克勤可敬,克职克守,可谓命虽好而福不厚。

在其短暂的生涯中,孝贤牵挂的事太多,自我肩负的责任太重,很可能有自我压抑的人格倾向,由此生活缺少快意。

也许是太过追求贤德,孝贤皇后仅三十七岁即一病不起,大概是压抑太久致有内伤罢。


原文采集自:头条网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最新评论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